捋尘院

我本色清一,炽然狂生相,觉明阿罗汉。

       我妈在看奶奶病历卡,偶然发现已经患了肝癌,我问怎么没和我说起,她说这有什么,不算什么事情了。我瞪大眼睛,想了想,也是。家族里从老到少没有人有癌症史,被车撞后折磨出来的,医生说也就这两三个月了,现在她肚子里有腹水,身体非常重,说是癌细胞转移,再重新住院也没什么花头,也不让螺旋CT检查了,因为螺旋CT检查前会注射试剂,刚好奶奶青霉素过敏,医院怕出事,然后医闹,直接不让做。上个月去SX做了精神鉴定,被车撞后,脑子也不行了,六根肋骨都断掉到现在也没有接,没法接,要接以她这年纪也活活痛死,被医生拒绝了,好几年了。肇事司机...

     在09年,10年之间,当时有个好友到我家。好几次想起他之后对我说的话:你爸爸是个白痴(傻逼)。
     虽然我蛮小就开始讨厌我爸了,但毕竟是我爸爸,他当面直言这么说不妥,所以心里有些生气。
     但不得不说,说的对。
     刚才陪着奶奶吃饭,心里被我爹郁的吃不下,过年时内心对他的评价是:尽说蠢话,尽做蠢事。哪怕一个人有着高超的技术,但人品不行,祸害也一家。我爸理工极其擅长,所以我不喜...

     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我对男性从小学起就开始反感了,问题应该就出在我爸身上。一个人的养成,家庭与自我,缺一不可。
     等我爸妈老了,不知道我是否会很惨。

       发现谷歌翻译仍旧又被封了。


       那就真的要阿西吧了,额……搞不到实时监视民众私人的即时聊天信息,那就另外想办法?


       奶奶不行了,我和妈走出厨房讨论,她说,应该就在今年了。也是只能吃一个饺子了,懒得动,看她躺着的眼睛感觉蒙上了一层灰翳。

       爸妈给两个姑姑取了外号,小的叫小太婆,大的叫大太婆,晚上有时候她们中的一个会来陪睡,微信上我妈问哪个来,爸答:某太婆。

       我刚才在想,奶奶晚年是不是算惨呢……

晚上做了一个梦,梦到这个国家运行的事物都被强行要求减慢了速度,比如电脑,它是一卡一卡的运行,工厂机器运行,它是一卡一卡的动,整个世界似乎都卡带了……

©捋尘院 | Powered by LOFTER